棚改货币化安置轻踩刹车 专家:收紧是趋势不会一刀切

来源:http://www.hi-momo.com 作者:电子商务 人气:66 发布时间:2019-11-27
摘要:棚改安置方式主要分为实物化安置和货币化安置。所谓实物化安置就是政府给拆迁户置换房子,货币化安置则是政府直接发放资金让拆迁户自己购房。在2008年棚改全面启动之初,地方政

棚改安置方式主要分为实物化安置和货币化安置。所谓实物化安置就是政府给拆迁户置换房子,货币化安置则是政府直接发放资金让拆迁户自己购房。在2008年棚改全面启动之初,地方政府资金有限,货币化安置成本更高,因而实物化安置成为主流。

  三四线土地市场新库存

尽管经历了几度反转,但棚改货币化政策收紧已经显露迹象。早在2017年8月,住建部等六部委曾印发的《关于申报2018年棚户区改造计划任务的通知》指出,商品住宅消化周期在15个月以下的市县,应控制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更多采取新建安置房的方式。同年11月,住建部等再次印发通知明确,对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仍主要采取货币化安置的2018年新开工棚改项目,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棚改专项贷款不予支持。

  不难看出,棚改货币化安置助推的上涨压力,已经在三四线城市的土地市场有所显现。而从历史经验来看,土地价格的上涨或将进一步推高房价。对于收入较低的三四线城市来说,或将形成新的库存。

四年前,央行推出PSL,当“去库存”和“棚改三年攻坚计划”撞在一起,棚改货币化被视为同时解决了这两大难题。四年后,伴随棚改货币化安置而来的房地产市场过热、地方债务压力增加等风险,屡屡引发市场担忧。对此,住建部自去年明确控制货币化安置比例后再度发声,要求各地因地制宜推进棚改货币化。

  在棚改货币化、一线城市需求外溢、品牌房企进军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下,三四线城市库存去化加速,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过快,需求显著透支,面临着市场和债务的双重风险,修正或调整已有的住房政策,或已迫在眉睫。

棚户区改造势头不减,而今年6月围绕棚改货币化政策走向的话题却走到风口浪尖。6月25日,市场流出“国开行将棚改贷款审批权收回总行,全国一刀切暂停棚改”的消息;6月26日地产股集体暴跌,当日晚间又有报道称,国开行相关领导在一个电话会议中表示,最近两周国开行才将审批权限收回;但6月27日,国开行新闻办澄清称,从未授权任何人员参加该电话会议并代表开发银行发表言论。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双刃剑

  作为改善困难群众住房条件的政策工具,棚改货币化安置具有容易操作、成本较低等优势,不应该完全退出,但应该把握棚改项目资金的供应总量和节奏。在棚改贷项目的审批过程中,应当对项目做前瞻性评估,尤其关注项目可能会对当地房地产市场的供求结构造成何种程度的影响,因城施策进行审批,减小棚改项目对当地市场的冲击。

而此次,住建部也再次强调,在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应有针对性地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更多采取新建棚改安置房的方式;商品住房库存量较大的地方,则可以继续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

  实际上,王明轩的遭遇并非个例。2018年以来,棚改项目推进的速度和节奏都在放慢。从6月25日起,有关国开行棚改贷款政策调整的传闻,开始受到广泛关注。据报道,国开行将棚改合同签订审批权限上收至总行,分支行新项目基本暂停审批。

近三年来,国开行年报中关于货币化安置的表述不断调整,从2015年的“积极推进”,到2016年的“有效衔接”,再到2017年“持续严控库存不足地区的货币化安置比例”,长期货币化安置的审批将越来越严格。央行7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央行对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家银行净增加PSL共605亿元,这比5月的投放量少了近200亿元。

  王明轩听说,他的项目之所以暂停审批,主要是当地国开行正在检查承建方当地城投公司一些操作的合规性,而在听闻了国开行将棚改贷审批权限上收至总行之后,他表示,“肯定会拖慢我们的整体进度”。

不过,随着大量资金的快速涌入,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上涨泡沫也随之出现。同时,货币化安置还会增加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国家审计署2018年2号公告显示,内蒙古包头市4家融资平台公司通过贷款、融资租赁或设立基金等方式,借款81亿元用于市政道路建设、棚户区改造项目等,包头市政府承诺上述借款本息或基金由财政资金偿还、回购。截至2017年底,债务余额52.36亿元形成政府隐性债务。

  2008年,中央启动保障性安居工程以来,棚改一直处在加速阶段。

统计显示,2013年、2014年棚改货币化安置率分别为7.9%和9%,但2015年、2016年这一比率直接蹿升至29.9%和48.5%;2017年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比例约为53.9%左右;这一数字在2018年上半年很可能高达80%。

  易居研究院分析师崔霁则认为,未来三年,棚改去库存面积占住宅销售比重将会持续下滑,考虑到国开行发放棚改贷款的意愿减弱,预计货币化安置比例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不大,棚改对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拉动效应将会减弱。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靳毅在一份报告中提出,未来,长期棚改专项债券将有效替代货币化安置的资金来源。相较于政策性银行专项贷款,专项债券有利于限制地方政府债务水平,防控风险。这对央行和地方政府都将更有益处。

  对于这套棚改资金体系,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曾撰文进行描述:央行通过PSL向国开行发放贷款,国开行通过棚改专项贷款向地方政府发放贷款,地方政府通过货币化安置向棚户区居民发放补偿款,地方政府拆迁卖地后偿还国开行贷款,国开行偿还央行贷款,形成资金流的闭环。

但是,实物化安置在最初四年收效并不明显。2008-2012年间,全国累计改造各类棚户区1260万户,存量仍有4200万套。因此,一系列促进政策密集出台。2014年,央行推出PSL,大大缓解地方政府货币化安置的资金压力,2015年,国务院推出棚改三年计划,要求积极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

  导读

7月12日,住建部再次明确,要进一步合理界定和把握棚改的范围和标准,不搞一刀切、不层层下指标、不盲目举债铺摊子。

  易居研究院的百城库存报告显示,2018年5月份,受其监测的100个城市中,三四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存销比为9.8个月,是2010年以来的月度最低值。

住建部透露,今年上半年棚户区改造已开工363万套,占目标任务的62.5%。在加大棚改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的同时,住建部还强调将依法依规控制棚改成本,严禁违规支出。2017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新版“三年棚改攻坚计划”。按照计划,2018-2020年,我国将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500万套。而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则进一步指出,“启动新的三年棚改攻坚计划,2018年开工580万套”。

摘要:(原标题:棚改项目贷款变奏:三四线楼市面临新拐点) 导读 作为改善困难群众住房条件的政策工具,棚改货币化安置具有容易操作、成本较低等优势,不应该完全退出,但应该把握棚改项目资金的供应总量和节奏。在棚改贷项目的审批过程中,应当对项目做前瞻性评...

政策趋严

  6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起棚改贷申请情况时,参与某四线城市棚改项目的地产商人王明轩(化名)这么说。

近些年,我国的棚户区改造取得突破性进展。数据显示,2015-2017年,全国新开工各类棚户区的改造分别为601万套、606万套和609万套,超额完成2015年初确立的“未来三年再改造1800万套棚户区”的任务。

  这其中也有过波动。2013年,国务院曾将当年棚改目标由304万户下调至232万户,资金压力被认为是主要原因。此后,央行从2014年开始定向发放的抵押补充贷款PSL,开始承担提供棚改资金的任务。

因地制宜

  按照住建部在2017年发布的文件要求,商品住房库存消化周期在12-6个月的要增加供地,上述易居研究院的库存数据也显示,部分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任务已经完成,补库存的需求正在增长。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忆霖 代小杰/制表

  把握棚改资金总量和节奏

作为货币化安置的主要资金来源,国开行在这一轮争议中成为焦点。截至2017年末,国开行累计发放棚户区改造贷款3.4万亿元,过去三年间,政府在棚改上的总投入量累计超过4万亿元。

  宏观层面,政府的态度正在变得更加审慎。“货币化安置”已逐渐从官方表述中淡出。而一些相对发达省份目标出现下调,如北京,2017年棚改安置房竣工27111套,2018年的目标则下调至完成棚户区改造2.36万户,山东2017年的棚改住房开工套数为84.3万套,2018年则为76万套。

棚改货币化安置轻踩刹车

  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棚改对房地产销售的拉动作用或将走向下行。“棚改对房地产投资的拉动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顶点”,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严金明表示。

对此,思源地产市场发展部副总经理、首席分析师郭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棚改的收紧是未来的趋势,但棚改不可能一刀切而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特别是棚改货币化安置对三四线城市商品住房库存起到了积极有效的作用。但随着一些区域库存消化进入尾声,继续采用大量的棚改资金进入市场,就会催生整个市场的投资需求。“根据市场商品住房库存量来看,棚改已经进入逐渐踩刹车的节点,此时政府采用渐进式的方式,也是延续因城施策、因地调控的方针,这也是一项合理的调控政策。”

  资金充足、政策支持的背景下,着力于去库存的棚改货币化安置,也开始逐渐成为棚改的主角。2016年和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有“提高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明确提法。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分析师张亮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自2014年创设PSL后,国家开发银行受鼓励大力提升棚改专项贷款,年新增棚改专项贷款占国开行新增总贷款的比例快速走高。若三四线城市销量下滑、房价不涨甚至下滑,政府通过拍卖拆迁土地来偿还贷款的方式面临挑战,货币化安置的资金链在偿还贷款这一环上可能面临断裂。

  对此,严金明认为,作为改善困难群众住房条件的政策工具,棚改货币化安置具有容易操作、成本较低等优势,不应该完全退出,但应该把握棚改项目资金的供应总量和节奏。具体来看,在棚改贷项目的审批过程中,应当对项目做前瞻性评估,尤其关注项目可能会对当地房地产市场的供求结构造成何种程度的影响,因城施策进行审批,减小棚改项目对当地市场的冲击。

而在其中扮演关键性角色的便是棚改货币化政策。

  王明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所了解的棚改项目中,补偿方式包括实物、实物+现金、房票、房票+现金、现金等多种手段。有的还可由棚改居民自行选择采取何种方式进行补偿,但一般来说,去化周期长的中小城市和位置一般的项目会有更多货币化补偿,而大城市的实物补偿比例会更高。

本文由必赢娱乐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棚改货币化安置轻踩刹车 专家:收紧是趋势不会一刀切

关键词:

最火资讯